西安重陽宮——道教全真祖庭
 
收藏本站
在線咨詢
 工作時間
周一至周五 :8:30-17:00
周六至周日 :8:00-17:30
 聯系方式
陳道長:029—84906200

江蘇徐州近現代名道“石老道”石永標道長

 二維碼

 徐州近現代名道“石老道”立碑建亭儀式在天師故里舉行

2014年4月5日,江蘇徐州近現代名道“石老道”——石永標道長立碑建亭儀式在天師故里豐縣王溝鎮石洼村舉行。

湖北省道教協會副秘書長、武漢市道教協會副會長、著名高功法師任宗權道長,徐州市道教協會會長王中華道長與石永標道長后人家屬,來著全國各省市的生前門人弟子、再傳弟子等500余人參加了此次活動,活動包括弟子巡行、追思、碑亭揭幕、擺供上香、共誦祭祀文、分輩祭拜等儀式,最后,王中華會長作了活動總結講話。

石永標,著名道醫,道號“玉盤子”,在徐州一帶被稱為“石老道”,為道教全真龍門派第十八代傳人,中國首屆“十大百歲健康老壽星”之一,生于清光緒六年(1880年),卒于1988年,享年108歲,江蘇豐縣鳳城西石洼村人。石老道門徒眾多,約30000余人弟子與再傳弟子分布于全國31個省市與自治區。弟子中,現年69歲的“石老道”孫子石丙習先生為徐州名醫,傳襲了眾多“石老道”的獨門道醫絕技。

“石老道”一生坎坷,多行善舉,1929年春,面對社會的動蕩,人民的悲慘生活,空有報國之志的石永標,隨厭憎時局看破紅塵,他離開家人,在湖北金頂武當仙山太和宮出家為道,在道門他刻苦鉆研道教醫術,常行走于各大山川,尋師訪友,苦練修行,功夫不負有心人、十多年的苦修生涯,不但磨煉了他頑強向上的堅強意志將神奇的道教醫術與自身的祖傳醫學完美結合,融為一體,造詣非淺。時值蘇、魯、豫、皖周邊戰亂不斷、久旱不收、餓殍遍地、瘟疫重生、百姓怨聲載道,民不聊生。石永標隨即下山,施展自己的醫術來解除病人的痛苦,他多次懸壺濟世、舍藥治病。

老人一生行醫濟世,救死扶傷,救治傷痛無數。 老壽星性情爽朗,淡于名利,心胸開闊,一生不吸煙、不飲酒,喜好徒步遠游,采藥治病,他曾多次到大興安嶺、西岳華山等地采集中藥,醫術、 醫德在周邊地區家喻戶曉,廣為流傳,百姓聲稱:“江南有個夫子廟,江北有個石老道”,并贈匾稱頌“石善人” 。

1985年11月20日,《徐州日報》記者王純祥、崔成柱以專訪的形式采訪了老壽星石永標,當時105歲的老人耳不聾、眼不花,走路不用拐杖,身板硬朗、嗓音洪亮,他深情的告訴記者:“有些中藥本地采不到,我還想再到華山走一趟,采些藥回來為鄉親們治治風寒”。后在1985年12月13日的《徐州日報》第四版以“踏遍青山人未老??訪百歲老人石永標”為題報道了石永標老人的生平事跡。《豐縣縣志》、《道醫概說》、《春蠶詩文集》、《立品詩文集》、《民間故事選刊》等書籍也有詳細記載。多家新聞媒體作了相關報道,被評為“蘇北十大傳奇人物”

1985年10月,全國健康老人評比活動揭曉,105歲的老人石永標被評為“全國十名百歲健康老壽星”之一,“中國老年人體育協會” 、“新體育雜志社” 、“江蘇省體育委員會”分別為石永標老人頒發了榮譽證書。(徐州市道教協會 若泰) 

+++++++++++++++++++++++++++++++++++++++++++++++++

石老道  來源:老圃123 2011-02-08


小時候,我最喜歡跟著大人去趕廟會,不為別的,就為跟著看熱鬧。而每年的廟會上,總能看到石老道,有石老道的地方又總是不乏熱鬧。這石老道不知何觀修行,不知何山得道,我認識他時,便自稱百歲。只見他白發齊肩,銀須飄然,目光灼灼,身手矯健。一襲藏青色的道袍和一柄又粗又長的拂塵,平添了幾分仙風道骨。

石老道以賣膏藥為生,逢會必到。他的膏藥主治跌打損傷,風濕惡瘡。膏藥不貴,兩毛錢一貼(相當于十個雞蛋),還價不買。他賣膏藥從不吆喝,“姜太公釣魚,愿者上鉤”。人不問他,他絕不開口。一旦開口全是幽默風趣,妙道真言。

有人問:“石老道,你的膏藥管乎(管乎,家鄉土語,意為有效)嗎?”石老道頭也不抬的答道:“我管它管乎不管乎呢,你給了我錢,我就吃包子喝粥了,我吃我飽,我喝我好。管你呢!”

又有人問:“我買的膏藥貼哪兒呀?”石老道瞪大眼睛說:“貼到柳樹頭上去。你不見你們村頭上的那棵大柳樹生蟲子了嗎?”(言外之意是,還用問嗎,那疼貼哪兒唄。)

幾個人起哄道:“你的膏藥黏糊嗎?”他不回答。就見他雙手慢騰騰的捏著黑乎乎的膏藥,猛地一扯,扯出五六尺遠,中間千絲萬縷細如毛發,人們齊聲喝彩。又見他把膏藥慢慢揉在一起,形成餅狀,突然失手掉在地上。頓時,柔軟如泥的膏藥如同玻璃一樣的碎掉了,顆粒散了一地。人們又是一聲驚叫。然后他把這些顆粒收起,再揉做餅狀,敷在牛皮紙上,算作一貼。

有一次,我不禁問他:“老神仙,你這膏藥到底能扯多遠?”他笑著說:“多遠我沒量過,反正有一次我從北京一下子扯到了上海都沒斷!”“能扯這么遠嘛?”看著我疑惑的樣子,他突然笑道:“我是坐在火車上扯的。”“當然也有從北京到上海扯不斷的,可惜不是我的膏藥,”他輕輕一頓,賣個關子朗聲說道:“那是電線桿子。”

文革開始以后就不興廟會了,我再也沒見到過石老道。

:2012年3月得知,石老道俗名石永標,江蘇豐縣王溝鎮石洼村人。生于大清光緒六年(公元1880年),卒于1988年,享年108歲。曾修道于湖北均州金陵山佛臺觀。我小時候見他在廟會上賣膏藥時,大約80多歲。這里記敘的僅是小時候的一段記憶,本人至今為止從未貼過石老道膏藥,更不知療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