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重陽宮——道教全真祖庭
 
收藏本站
在線咨詢
 工作時間
周一至周五 :8:30-17:00
周六至周日 :8:00-17:30
 聯系方式
陳道長:029—84906200

王重陽及七真人簡介

 二維碼
來源:文登網2015-6-29


  王重陽(公元1112—1170年),原名德威,字世雄,入道后更名哲,字知明,號重陽子。陜西咸陽大魏村人。金代道士,全真道創立者。據終南山重陽宮中《全真道祖碑》記載:“王重陽始業儒,少年讀書,又隸名武選,任氣好俠,卒成道。凡接人初機,必先使讀《孝經》、《道德經》,又教人以孝謹純一。”金正隆四年(1159),傳說于甘河鎮(今陜西戶縣境)遇仙人呂洞賓授得修煉密訣,又飲神水,自是盡斷諸緣。金大定元年(公元1161年),于南時村自掘一墓,穴居其中,稱之為“活死人墓”。又在“墓”四隅各植海棠1 株,人問其故,曰:“吾將使四海教風為一家耳。”他在墓中修煉兩年后,又遷往距南時村不遠處的劉蔣村結芭而居。當時許多人信奉他,追隨他,但遺憾的是沒能從中找到一位足以實現其“使四海教風為一家”理想之幫手和高徒,于是決定前往“海上仙山之祖”的膠東昆崳地區收徒立教。

  金大定七年(公元1167年)七月十八日,王重陽經過三個多月的長途跋涉,終于抵達昆崳山南的寧海城(今煙臺市牟平區),從此開始了他在膠東的傳教布道活動。他先后于文登、寧海、福山、登州(今蓬萊)、萊州等地創立“三教七寶會”、“三教金蓮會”、“三教三光會”、“三教玉華會”、“三教平等會”等五大法會,同時收取馬丹陽、丘處機、譚處端 、王玉陽、郝大通、孫不二、劉處玄7人為徒,世稱“北七真”或“海上七真人”,從而正式創建了道教全真派。

  金大定九年季秋,王重陽攜馬丹陽、譚處端、丘處機、劉處玄四位弟子西歸,是年冬抵汴梁(今開封)。大定十年正月初四日于汴梁仙逝,享壽五十八歲。后葬于劉蔣故庵之側。

  王重陽主張儒、釋、道三教合一,提倡“全神煉氣”、“出家修真”,并制定了道士出家的制度。元世祖于至元六年(公元1269年)追封重陽為“全真開化真君”,武宗于至大三年(公元1310年),又追封重陽為“全真開化輔極帝君”,全真道尊其為北五祖之一。著有《重陽全真集》十三卷、《重陽教化集》三卷,《立教十五論》一卷等書。

  馬鈺(1123—1183),原名從義,字宜甫,又字玄寶,號丹陽,寧海州(今牟平縣)城內人。金天會年間進士,在寧海軍中攝六曹事(“曹”相當于今之科、局)。他是一州首富,好道,其妻孫不二也好道。金大定七年(公元1167年)七月十八日,馬丹陽在牟平城范園怡老亭中拜見了來昆崳山傳道的王重陽,并將其邀至家中,殷勤侍奉(馬鈺舊宅,世稱“遇仙宮”,也叫“雙鶴府”,即今城內大寺學校之東院),日夜暢道,后與其妻孫不二同拜重陽為師。在馬鈺的大力支持下,王重陽先在馬府建“全真庵”、在昆崳山建“煙霞洞”傳教,后又去文登、寧海、福山、登州(今蓬萊)、萊州等地布道,其影響迅速擴大,并實現了創立“全真教”的宏愿。金大定九年秋,馬鈺從師西游。翌年正月,其師王重陽于彌留之際囑咐道:“處機所學,一任丹陽!”馬鈺從此挑起了教導師弟丘處機,弘揚全真教的重擔,在陜西終南山祖庭長達13年的掌教時期里,他為全真教的發揚光大,做出了巨大貢獻。金大定二十二年(公元1182年)四月,馬鈺東歸來到了昆崳山,來到了文登市西部的紫金峰。在這里,他發現了全真五祖之首王玄甫的修煉故址,欣喜之余便在此修煉起來,先后在山之陰建“契遇庵”,在山之陽建“東華觀”,后更名為“東華宮”,并創建了全真道“遇仙派”。金大定二十三年卒,享壽六旬整。元世祖于至元六年(1269)先后封其為“丹陽抱一無為真人”、“丹陽順化真人”,世稱“丹陽真人”。著有《洞玄金玉集》、《神光燦》、《漸悟集》、《金丹口訣》、《丹陽六集》等道學著作。

  丘處機(1148—1227),字通密,號長春子,棲霞縣濱都里人。金元時期,道教全真派創始人之一。與馬丹陽、譚處端、王玉陽、劉處玄、郝大通、孫不二等合稱“北七真”。

  丘處機自幼失去雙親,嘗遍人間辛苦。童年時即向往修煉成仙。棲身村北之公山,過著“頂戴松花吃松子,松溪和月飲松風”的生活。為磨煉意志,曾一次次將一枚銅錢從石崖上扔進灌木叢,然后再去尋找,不得不止。19歲時,丘處機獨自去昆崳山煙霞洞修煉。翌年9月,聞陜西終南山道士王重陽至寧海州傳道,遂下山拜其為師,成為王重陽第一位弟子。他以虔城、機敏和勤奮好學,深得王重陽器重。1169年(金大定九年),王重陽攜弟子4人西游,途中病逝于汴梁城。彌留之際囑咐說:“處機所學,一任丹陽。”自此,丘處在馬丹陽的教誨下,知識和道業迅速長進。

  金大定十四年(1174年)八月,丘處機隱居磻溪(今陜西省寶雞市西南)潛修7年,又遷隴州龍門山潛修6年。其間,他“煙火俱無,簞瓢不置”,“破衲重披,寒埪(音kong)獨坐”,生活極為清苦。但他“靜思忘念,密考丹經”,潛心于養生學和道學的研究,并廣交當地文人學士,獲得了豐富的歷史文化知識。

  金大定二十八年(1188年)三 月,丘處機應金世宗召,從王重陽故居赴燕京(今北京),奉旨塑王重陽、馬丹陽(時二人已去世)像于官庵,并主持了“萬春節”醮(音jiao)事。向皇帝作“持盈守成”的告誡,由此聲名大振。

  金明昌二年(1191年)秋,丘處機回歸故里修建濱都宮(賜號太虛觀),作為傳道之所。金泰和六年(1206年),他重返寧海,改馬丹陽故居為玄都觀。1208年后,丘處機曾兩訪嶗山,足跡遍及青州、登州、萊州等地,擴大了全真教的影響。1214年(金貞祐二年),益都楊安兒起義軍攻克登、萊等州,丘處機奉旨招撫了部分義軍。由是,丘處機聲名大振,大金、南宋爭相詔請,他概不應詔。

  1219年冬,元太祖成吉思汗派近臣劉仲祿持詔相邀,丘處機說:“我循天理而行,天使行處無敢違。”遂帶弟子李志常等18人前往。歷時3年,行程1 萬余里,74歲高齡的丘處機終于阿富汗八魯灣會見了成吉思汗。他每每進言:“要長生,須清心寡欲;要統一天下,須敬天愛民。”此講深得成吉思汗贊賞,口封“神仙”,并賜以“國師”之號,爵“大宗師”,掌管天下道教。在丘處機的影響下,成吉思汗曾令“止殺”。

  元太祖十九年(1224年),丘處機回到燕京,奉旨掌管天下道教,住天長觀(今白云觀)。同年,丘處機曾持旨釋放淪為奴隸的漢人和女真人3萬余。并通過入全真教即可免除差役的方式,解救了大批漢族學者。自此,全真教盛極一時,丘處機的聲譽亦登峰造極。寺廟改道觀、佛教徒更為道教者不計其數。

  丘處機晚年復回棲霞,1227年(元太宗二十二年)卒于太虛觀,終年80歲。元世祖忽必烈下詔,將其遺骨運至北京,葬于白云觀中,追贈“長春演道主教真人”。邱處機為全真第五代掌教人,開全真道“龍門派”。著有《大丹直指》、《攝生消息論》、《磻溪集》和《鳴道集》等。其詩詞作品,在金、元之交有一定的代表性,后人所編《元詩別裁》、《詞林紀事》,都選有他的作品。《磻溪集》一卷,由近人朱孝成輯于《封疆叢書》之中。

  譚處端(公元1123—1185年),名玉,字通正,號長真子,法名處端,寧海(今牟平)人。生而骨相不凡,在家時以“孝義”著稱,博學強記,又善于草書和隸書。后患有風眩癱疾,針灸藥攻,久治無效。金大定七年(公元1167年),聞知王重陽從終南山來根余山傳道,遂拄拐杖前往拜見,求治療之法。此時,王重陽閉門不見,他堅守終夕。據傳門忽然自開,王重陽非常高興,以為是“仙緣”所契,于是召見之,并與之同床而眠。早晨譚處端下床,自覺舊病痊愈。自此之后,譚處端拜王重陽為師,成為“北七真人”之一。入道后,曾寓河南新鄉,繼往衛州,過高唐,至陽武,傳道不輟。后經睿州、華陰達洛陽,廣度道緣。大定末卒于洛陽朝元宮。全真第三代掌教人,創全真道“南無派”。至元六年(公元1269年),元世祖追贈為“長真云水蘊德真人”;至大三年(1310),元武宗又加封為“長真凝神玄靜蘊德真君”,世稱“長真真人”。著有《譚先生水云集》三卷,其書輯譚處端詩、詞、歌、頌等200余首,多為往來酬答之作,用來“警悟世人,引人為善”。

  王處一(公元1142—1217年),字玉陽(一說號玉陽),號全陽子(一說號華陽子),寧海東牟(今牟平)人。金大定八年(公元1167年)二月八日,在寧海全真庵拜師入道,重陽真人授其道法三十卷,成為“北七真人”之一。入道后苦行苦修,赤足危巖,人稱鐵腳仙人。金世宗聞其名,于大定二十七年(公元1187年)將他聘至中都(今北京),召見于內殿,賜二品奉祿,回鄉時賜錢20萬為路費。金章宗承安二年(公元1197年)又應召赴京,章宗完顏璟召見于內閣,問王處一:“能前知,何也?”王對曰:“鏡明能鑒物,此自己靈明之妙耳。”特賜衣、綾、羅、絹各2000匹,綿1000兩,每月發給飲膳費白銀200兩,以禮護送還家。曾先后修煉于榮成鐵槎山(今簡稱槎山)、文登城北隅天寶宮(今文登市北宮舊址)和昆崳山圣水宮。創立全真道“崳山派”。金宣宗興定初去世,元世祖至元六年(公元1269年),追贈為“玉陽體玄廣度真人”,世稱“玉陽真人”。著有《清真集》、《云光集》四卷、《華山志》一卷等書。

  郝大通(1140—1212),原名磷,號恬然子,后更名大通,號廣寧子,自稱太古道人。世居寧海,歷代為官。他自幼不慕榮名,深窮卜筮之術,黃、老、莊、列未曾釋手,凡遇林泉靜幽之地,則樂而忘返。大定七年秋間,郝大通得遇王重陽,相互賦詩交談,難以忘懷,次年春末即往煙霞洞拜師入道。曾漫游文登、榮成、萊州、岐山、趙州等地,勤修苦煉,參經布道。后歸寧海,崇慶年卒于先天觀中。元世祖于至元六年(公元1269年)追其為“廣寧通玄太古真人”,世稱“廣寧真人”。開全真道“華山派”。著有《怡然子》、《周易圖》、《示教真言》、《周易秘義》、《太古集》四卷等。

  孫不二(1119—1182)亦稱“孫仙姑”,法名不二,號清靜散人。世居寧海(今牟平),富室之女,馬丹陽之妻。自幼聰慧,素善翰墨,尤工吟詠。嫁丹陽后,生三子。重陽初來寧海,丹陽待之甚厚,她未之純信。待鎖庵百日,分梨十化,方才信服。丹陽入道后,她俗心未盡,愛子之心難割,猶豫不決。時隔一年,毅然棄家離子,往“金蓮堂”拜師入道,成為“北七真人”之一。曾于文登姜氏庵修煉。金大定十五年(公元1175)游河南洛陽,于風仙洞修煉八年,后歿于此地。創立全真道“清凈派”。元世祖于至元六年(公元1269年)追贈為“清凈淵真順德真人”,著有《不二元君法語》等。

  劉處玄(公元1147—1203年),字通妙(一說字道妙、《中國人名大辭典》則記為通玄),號長生子。萊州武官社人。其先世在北宋太平興國年間(976—983)就是該縣的一家大地主。他能作詩,擅長書法。金大定九年(公元1169年),拜王重陽為師,學全真道,作了王重陽最后一個弟子。是年秋從師西游,后歸萊州,于太虛山下建靈虛宮,修煉其中。金章宗承安二年(1197),皇帝遣使迎至京中,待以上賓之禮。停留數月,辭歸故里。金泰和三年(1203)去世,贈“輔化明德真人”。元世祖至元六年(公元1269年),又追贈為“長生輔化明德真人”,世稱“長生真人”。全真第四代掌教人,開全真道“隨山派”。著有《黃庭述》、《道德經注》、《陰符經注》、《清凈經》、《至真語錄》、《仙樂集》等書。其中《仙樂集》五卷,輯詩、詞、歌、頌500余首,敘述老莊清靜無為,以慈儉、不爭為寶,借用輪回因果,勸說人們除去私欲,戒惡從善。此書被收入《道藏》第785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