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重陽宮——道教全真祖庭
 
收藏本站
在線咨詢
 工作時間
周一至周五 :8:30-17:00
周六至周日 :8:00-17:30
 聯系方式
陳道長:029—84906200

全真祖庭重陽宮碑林的四個價值

 二維碼






                 金苗拍攝于2016年4月8日


 附:重陽宮碑林碑石目錄(不包括展廳外其他碑石)

   一、無夢令 金

   二、終南山重陽萬壽宮碧虛楊真人碑 元

   三、玄門掌教清和妙道廣化真人尹宗師碑銘 元

   四、玄門嗣法掌教宗師誠明真人道行碑銘并序 元(見《金石》)

   五、終南山神仙重陽子王真人全真教祖碑(背刻:天下祖庭) 元(見《金石》)

   六、終南山重陽祖師仙跡記 元(見《金石》)

   七、元明真人高公碑銘 元

   八、棲云王真人開澇水記 元(見《金石》)

   九、全真第二代丹陽抱一無為真人馬宗師道行碑 元(見《金石》)

   十、十方重陽萬壽宮記(背刻劉海蟾詩) 元

   十一、玄門弘教白云真人綦公本行碑(背刻:重陽宮圖) 元(見《金石》)

   十二、玄明文靖天樂真人李公道行銘并序 元(見《金石》)

   十三、皇帝恩封全真五祖七真敕辭 元

   十四、終南山重陽成道宮全陽真人周尊師道行碑并序 元

   十五、重陽成道宮記 元

   十六、大元敕藏御服之碑 元(見《金石》)

   十七、終南山重陽宮無欲觀妙真人李君之碑 元

   十八、玄通弘教披云真人道行碑 元(見《金石》)

   十九、全真開教秘語之碑 元

   二十、皇元孫真人道行碑 元見(《金石》)

   二十一、重陽萬壽宮真元會題名之記 元

   二十二、重陽宮住持侯園方重修祖庭碑 明

   二十三、弘玄真人趙公道行之碑

   二十四、重陽祖師像碑(背刻:七真人像)

   二十五、大元崇道圣訓王言 元

   二十六、大蒙古國累朝崇道恩命之碑 元

   二十七、宸命王文 元(見《金石》)

   二十八、皇帝璽書 元

   二十九、大元宸命 元

   三十、殘碑 元

   三十一、廟產碑 明(以上存碑均按原順序排列)

   三十二、重修大重陽萬壽宮文 清(祖師殿后)

   三十三、唐吳道子戲筆(崆峒子重刊) 明(祖師殿前西側山墻)


重陽宮碑林的四個價值  張寶林


重陽宮元代的殿宇建筑,今雖無存,而所立碑石卻多數保存了下來,才有今被列入國家文物重點保護單位的“祖庵碑林”。


重陽宮道觀院內碑石,現有80通,其中碑廳聳立的巨碑31通共刻文33篇,詩詞6組(首),畫像二幅、題字兩帖、圖一面。著名的有王重陽及七真畫像碑,王重陽手書《無夢令》詞碑,元書法家趙孟頫書丹的《大元敕藏御服之碑》和《皇元孫真人道行碑》、蒙漢文合壁的元五代皇帝圣旨碑、明正一教天師張與村題額“天下祖庭”碑及唐吳道子《鐘馗戲鬼圖》畫碑。這些碑石文墨多出自名家之手。其撰書者聲名顯赫,在《二十五史》中有傳的竟達17人之多,因之具有多方面的學術與文化價值。


史料價值:碑林中的《十方重陽萬壽宮記》、《全真教祖碑》、《重陽祖師仙跡記》、《重陽成道宮記》相當系統全面的記載了全真教和其祖庭重陽宮的創立發展、起落歷史及祖師王重陽的身世與生平事跡。還有13位高道的道行碑,不僅記載了其各自的道行與全真教在元朝所居的地位,也記錄了不少重要史料,可以正史與補史


書法價值:首推元代書法家趙孟頫所書的《敕藏御服之碑》和《孫真人道行碑》。《大元敕藏御服之碑》為奎章閣大學士、中書平章政事趙世延撰文;趙孟頫書丹,翰林學士、秦國公李孟篆額;且此碑石拍之鳴聲,謂曰“響石”,故人稱“三絕碑”。趙孟頫《元史》本傳稱其:“書畫絕倫……篆、分、隸、真、行、草書。無不冠絕古今,遂以書名天下。”此二碑均為承旨中年以后所書,其書法已達到爐火純青,出神入化的地步。《碑貼敘錄》在評《孫真人道行碑》書法云:“筆法圓腴,略似學虞世南,比他書尤為工整”。次則為溥光書的《敕賜大重陽萬壽宮》碑,字大如斗,為榜書,筆法蒼勁,神足韻勝,溥光為元僧,俗姓李、號雪庵,特封昭文館大學士,是元代唯一可與趙孟頫相媲美的大書法家。明陶宗儀《書史會要》言:“溥光為詩沖淡粹美,善真、行、草書,尤工大字。國朝禁匾,皆其所書。”再次為韓沖書丹的《披云宋真人道行碑》,《陜西金石志》在斯碑按語中云:“書法模仿右軍圣教序、頗圓熟可喜、元之嘉刻也。”另外《宸命王文碑》的漢字譯文,《陜西金石志》評該碑書法云:“譯字遒勁秀逸,以此為最,饒有山谷筆意。”《重陽仙跡記》書丹者姚燧,善文能書,明《石墨鐫華》稱該碑:“書全法顏平原,但波拂鉤磔稍不及,因以知勝國時不乏能書者也。”李道謙書的《全真教祖碑》,明王世貞稱該碑書法“精勁有法”。還有商挺用隸書題額的《玄門掌教誠明真人道行之碑》亦是書法的佳作。


文學價值:祖庵碑林碑文的撰寫者,多是以文章名重其時的翰林官員,因之有一定的文學價值。《圓明真人高公碑銘》為翰林學士姚燧承旨所撰,《元史》稱燧:“為世名儒,為文閎肆該洽,豪而不宕,剛而不厲,春容盛大,有西漢風,宋末弊習,為之一變。蓋自延以前,文章大匠,莫能先之……”。《宋真人道行碑》為翰林院直學士王利用(字國賓)所撰,《元史》云“方今文章政事兼備者國賓也”。《洞真于真人道行碑》為名士楊奐所撰。《陽述古編》云:“文楊紫陽(楊奐世稱紫陽先生)先后所撰……紫陽先生為金、元時一大作手”。《誠明真人道行碑》為翰林直學士王磐所撰,《元史》云:“文辭宏放浩無涯。”《天樂真人李公道行碑》為集賢學士宋渤所撰,《元史》稱其“有才名”。《全真教祖碑》為密國公金源所撰,遺山云:“密國公,百年以來,宗室中第一派人物也……文筆亦委曲能道所欲言。”詔書與圣旨碑中《成吉思汗皇帝賜神仙手詔》也是文采飛揚,據說出自元朝中書令耶律楚材之手。《重陽仙跡記碑》為翰林院修撰劉祖謙所撰。《王真人開澇水記碑》為翰林院直學士薛有諒所撰,其文章均為世人所重。


文字語言價值:碑林內存五通元代蒙漢文對照圣旨碑,其中一通為蒙古回鶻(畏兀)文字,四通為蒙古八思巴文字。四通八思巴蒙古文圣旨碑,是元世祖忽必烈令大喇嘛八思巴據藏文字母制造的新體蒙古字、形仿漢字方體,自上而下直寫,于至元六年(1269)頒行,是元朝的法定文字。《中國大百科全書》云:“現存八思巴蒙古字碑已發現者約有20余通……內容均為保護佛寺道觀產業及減免僧道賦稅差發諸事,是研究元代宗教史及寺觀經濟的重要資料。已刊布的碑石頒于陜西周至(重陽宮原隸屬周至)、韓城、甘肅涇川、山西太原……各地的八思巴字碑文紀錄了許多元代文獻譯名的還原及演變,尤具重要價值。對于古蒙古語言的研究也是珍貴的第一手資料。”祖庵碑林這5通碑石的漢字碑文均被收入蔡美彪所編的《元代白話碑集錄》(科學出版社,1955年2月)一書。20世紀初法國漢學家E·E·沙畹也曾收集中國一些地區的元代白話碑文并予發表。


氣功養生價值:全真教與以往道教不同之處。在于不尚符篆,不事燒煉;提倡全神煉氣。因之碑文中記載了不少有關煉氣養生的內容。這些方法雖不能使人長生不老,但對養生延年有一定作用,因之受到當代氣功界的重視。《馬宗師道行碑》關于修道的方法云:“夫道以無心為體,忘言為用,柔弱為本,清靜為基,節飲食,絕思慮,靜坐以調息,安寢以養氣。心不馳則性定,形不勞則精全,神不擾則丹結,然后滅情于虛,寧神于極,不出戶庭而妙道得矣。”王重陽《無夢令》碑關于長生之道云:“大道長生門戶,幾個惺惺覺悟。鉛汞緊收藏,方始澄神絕慮。心慕心慕,便趨蓬萊仙路。”《全真開教秘語之碑》關于煉功的方法云:“莫獎樽酒戀浮器,每向廛中作系腰,龍虎動時拋雪浪,水聲澄處碧塵消。自從有悟途中色,述意蹉跎不計聊,有朝九轉神丹就,同奔蓬島去一遭。”